SmartM 人才培訓網

克制自己不動,有時可能是最具同理心的舉動

Readmoo閱讀最前線
2019-04-26
克制自己不動,有時可能是最具同理心的舉動
圖片來源 : Pexels
他的一切包含等待之中。 ——詹姆斯.沙利斯(James Sallis),《演繹》
史蒂文:我記得我曾參加某個領導力會議,坐在一位從海外來開會、身材相當魁梧的男士旁邊。當臺上演說者在分享她的故事時,我注意到身旁的男士開始掉眼淚。過了一會兒,他雙手抱頭,開始大聲啜泣。我不知該看向哪裡,或者做何反應。我本能地問他是否還好,並遞給他面紙—非常英國式的反應。
他的回答讓我嚇了一跳。「謝謝你的面紙,我非常感激,但請你讓我獨處。」就在那當下,我明白我的行動是出自於我試圖將他從痛苦中解救出來。或者更準確地說,如果他想要我的陪伴,我沒有能力陪伴他度過他的痛苦。我藉由提供協助來介入,雖說是出自真心的關懷,但某部分也是為了緩解我自己的不適。
有時人們需要為了其他人無法察覺的理由而行事。我的行動雖然是善意的,卻可能打斷了某個重要過程。或許那位男士以前從來沒有這樣大哭過。或許他在抒發被壓抑了一段時間的悲傷。又或許他需要獨自感受這一切。我變得更加了解自己的動機,以及我的行動可能對別人產生的非預期影響。現在,在艱困局勢中採取行動之前,我會預留更長時間的思考。
克制住行動,有時可能是最具同情心的舉動。出手拯救的危險在於可能將別人置於依賴的境況,妨礙他人的學習,干擾了我們無法完全理解的過程。如果我們提供了沒有被要求的協助,要如何辨明別人是否需要我們的協助?我們如何能覺察我們想要介入的需求背後,隱藏的假定和動機?這個行動是否緩解我們自己所感覺到的不適,與其說是出自同情心,不如說是自我中心?
在《生命如此美麗:在逆境中安頓身心》中,佩瑪.丘卓寫道,克制幫助我們觸及我們可能藉由採取行動,來避免的潛在焦慮或不確定感。對丘卓而言,克制並非壓抑或不付諸行動,而是慢下來看清楚我們的習慣性反應。那是以慈悲自省的精神來完成的事,信任我們與生俱來的良善。我們當在克制住自我時感到慶幸,而不是在批評的聲音中苛責自己。「克制具備強大的力量,因為它讓我們有機會認清我們被困住,繼而獲得解脫……我們允許自己感覺潛在的不確定感—那股焦躁不安的能量,毋需設法逃避。」我們必須學會容忍自己的感覺,也要允許別人容忍他們自己的感覺。
金.庫普(Kim Koop)在墨爾本某家大型保健中心工作時,經常承受必須迅速果決採取行動的強大壓力。其中一個實例是,工會曾催促她處理某個爭議。「『你必須在今天下午五點之前給我們回覆。』他們堅持。這件事關係重大。隨著截止期限的逼近,我開始處理這件事,變得越來越焦躁。我認為我有義務在當天下午五點之前滿足工會的期望。」
緊張狀態從下午持續累積,金開始自我懷疑。後來有位同事將她拉到一旁,協助她了解「截止期限」是人定的,她沒有責任要滿足誰。金於是認清了倉促採取不成熟的行動更容易犯錯,冒著喪失力量的更大風險。「在那當下,我明白我可以選擇不作反應,並決定我要如何以及何時回應。」
這對金來說是極大的解脫。此後,她更加知道如何在高壓環境下自處。她採取小小的步驟來重新取得主導感,例如設定自己的截止期限,以及在反應之前從容地仔細思考。她以往一直是個堅忍好鬥的鼓吹者。現在她變得更專注和安定。出人意料的是,在作出反應之前先慢下來,讓金獲得更多自由,以及妥善完成任務的機會。
「如果你以受限的方式運作,對事情不會有太大用處。我發現我變得比較不害怕,因為我開始在做決定之前,花費所需要的時間來仔細思考和處理問題。我也更願意說:『是的,我可以滿足你的要求,但請等我五分鐘。』我會花時間澄清思緒,好應付接下來的談話。」
在《等待的技術》(Wait)中,法蘭克.帕特諾伊(Frank Partnoy)注意到:「思考關於延遲的能力,是人類境況的核心部分。這是一項贈禮,一個我們可以用來檢視生活的工具。生活縱然是一場與時間的競賽,但當我們克服本能,停下來處理、了解我們在做什麼以及為何這麼做,會讓生活變得豐富。」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心理學家丹尼爾.康納曼重視這種放慢思考的能力。在《快思慢想》(Thinking, Fast and Slow)中,康納曼認為慢想需要更有紀律的思維,比起快速反應能做出更好的決策。與康納曼合作的耶魯大學管理學院教授沙恩.弗雷德里克(Shane Frederick)明確闡述我們的主要挑戰:「人們如何能夠超越最初擁有的最明顯衝動?」
《瘋狂的天賦》(Insanely Gifted)的作者暨全球音樂與電影團體 1 Giant Leap 創始成員傑米.卡托(Jamie Catto),回想起他入手的第一輛昂貴汽車。傑米每週因為旅行及主持講習會,大約需要跑兩千英里,他想要一輛可靠的車,不要像他的老爺車那樣,每隔五分鐘就故障。
「離婚後我搬去英國住,此後一直處於過渡期,沒有房子也沒有車,我帶著孩子的那段時期有點支離破碎和不穩定。那時我們住在廉價的路邊汽車旅館,並且租車子來開,所以等到我開著閃亮的新車去接我的女兒,我覺得我又恢復了正正當當的超級老爸地位。我在後座擺好小毯子和靠墊,打算來上一趟德文郡公路之旅,作為我們的處女航。『來吧,寶貝女兒,進來,你們的新馬車在等候!』出發時我們感覺良好,立體音響的揚聲器也傳出恰如其分的興高采烈,不久之後,我們行駛在前往西國地區的公路上,一面小心嚼著餅乾,以免撒落太多碎屑。」
到了某個時候,他們開始來到上坡路,傑米注意到車子似乎突然失去動力,事實上它甚至開始慢下來。
「我覺得心裡一沉。糟了,拜託。我試著忽略問題,心想也許柴油車在上坡時就是這樣,但等到一輛重型卡車發出巨大的五聲道喇叭聲,從我旁邊快速超車,我感覺我可憐的超級老爸豪情頓時萎縮。更糟的是,背後有個細小的聲音問我,『爸爸,出了什麼事?』啊!不久之後,我開始感到怒氣沖沖和自我憎恨。」
由於傑米剛在不到二十四個小時前付完車款,他有權回到車商那裡討回他的錢。雖然他非常生氣,但他想知道如果他能克制住發作的誘惑,而非只是發洩他的怒氣,會發生什麼事。「因此,我沒有在將車子送回去檢查時大驚小怪或苛責車商。」幾天後,傑米接到修車廠打來的電話,結果他們免費修好他的車。「不僅如此,當他們拆下齒輪箱檢查時,還發現了先前被遺漏的更大問題,最後他們得更換價值超過五千英鎊的新零件,幾乎是車子價值的兩倍!」
這種「生命的仁慈天賦」讓傑米感到訝異,他決定等到下回面臨壓力,感覺需要憑衝動行事時,他要再次嘗試這項實驗。機會於同年稍後到來,那時他正在為印度的某電視臺製作音樂。他在獲得酬勞之前已將母帶寄給他們,後來,他在收到款項前接獲客戶寄來的電子郵件,表示他們不想要他已經完成的三十秒版本,他們現在想要四十秒的版本。然而,工作室早已解散,人員也已經回家,所以傑米很難再度召集全部的人,再交給他們新的音樂。他既憤怒又沮喪,立即拿起電話。「接下來,當我的拇指在電話鍵上停留時,那個聲音再度輕輕響起,叫我不要如此快速行動,不要在這個自以為是的憤怒時刻打電話給他們。」
再一次,儘管傑米滿腔怒火,他想像著告訴對方,他們做錯什麼事的各種方式,但他保持鎮定。他做了深呼吸,與自己的感覺共處。「不到一個小時,對方來了第二封電子郵件,說三十秒和四十秒的版本他們都要,而且大家還會獲得另一份酬勞,加上我們早已索取的那份。」
當我們感覺到有必要快速行動時,克制住採取行動的壓力,或許是最佳策略,即便我們一心想要立即反應。這需要我們與對於情勢的感覺和想法共處更久一點的時間,而非壓抑它們。要保持好奇心並質疑假定。
當我們周遭的事物似乎一直在加速,為了作出回應而慢下來是違反直覺的事。這說明我們需要仔細思考問題,而不要倉促回答。我們得更花費時間深入考慮和研究我們所面臨的挑戰,別冒然加以解決。迅速果決採取行動的壓力會很強大。探尋這股壓力的來源、克制自動反應的誘惑,以及重新商討別人對我們的期望,對我們有莫大的好處,即使當時間成為至關重要的因素。
※ 本文摘自《不費力的力量》,原篇名為〈克制不作回應〉,立即前往試讀►►►
 
嚴禁抄襲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。歡迎各媒體交換文章。

關注工作、管理、商務情報

親愛的讀者,歡迎加入「SmartM人才培訓網」Facebook粉絲團,每天更多豐富的工作、管理、商務報導等你關注與分享。

加入Line帳號,關注最新的工作、管理、商務情報,學習不間斷,精采文章不漏接。

工作忙碌,又不知怎麼取捨什麼局該去、什麼該拒絕?
即刻了解